欢迎访问365bet官网是多少!
热门关键字:  人才  留学  走出去  留学事业部  在这里搜索...
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策资讯 > 政策资讯 >

一群“最强大脑”在不同领域叱咤风云,却在归国后做出同一个抉择!

时间:2018-06-20 11:38:15 来源:光明日报 作者:光明日报
2014年10月,在麻省理工学院求学、工作近10年后,沈渊回国了。和这位32岁的“青年千人计划”专家一起回到清华的,还有一份13年的入党申请书。一群“最强大脑”在不同领域叱咤风云,却在归国后做出同一个抉择! 3年间,从中国到美国、再从美国到中国,这几页薄薄的稿纸始终妥帖地放在他的行李深处。这是一份学生时代的“告白书”。彼时,“最优秀的同学都在申请入党”,但沈渊追寻信仰的脚步却被出国留学的计划打断了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刚一回国,学校就为他配备了“双导师”,既在学术上提供帮助,也在思想上不断交流。一次次接触下来,沈渊有了种“火种被点燃”的感觉。被点燃的,是一群激情满怀、期待与祖国复兴伟业同频共振的“最强大脑”——王新泉,与细胞、病毒打交道的结构生物学家, 2017年6月入党;何珂,量子反常霍尔效的重要“捕捉者”,2018年1月入党;谭旭,主攻新型抗病毒药物发现的药学家,2017年10月入党;还有致力破译神经退行性疾病致病“密码的医学家贾怡昌,希望将科研成果应用于快速疾病诊断的化学家向宇,量子通信领域备受瞩目的“80后”科研新星马雄峰…… 这群“最强大脑”,在不同领域叱咤风云,却在归国后做出了同一个人生抉择——入党。在别人眼中,他们早已功成名就、是人生赢。他们究竟图什么?又一个“七一”即将到来,让我们一起倾听他们的故事—— 01“我不愿只做祖国发展的‘旁观者’”回到清华1个月后,沈渊再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又过了580天,他入党了。在这580天里,这位年轻的电子系副教授参加了入党积极分子学习班、党建调研,还写下了数万字的个人自传、思想汇报。这580天,也是他科研上“最要劲”的。组建科研团队、筹备教学事宜,更可况,6年内通不过教授会的大考,就得“卷铺盖走人”。重重压力下,有人劝他:“先忙事业要紧,啥不缓一缓?”忙,的确拖延了不少人向党组织靠拢的脚步。对于这群“人生赢家”,有人认为“业务上去了,名誉、待遇就都有了,入党不党无所谓”,有人觉得“顾不上考虑入党问题”,…… 为什么入党?这些“海归”高知们也在内心深处一次次追问自己。“学生时第一次写入党申请书有点‘跟风’,后来就不了了之了。”何原来一直觉得,“世界特别简单,就是不同的元素和原子”。让这位实验物理学家真正开始思考价值选择的,是祖国近年来的飞速发展。“我们做实验的,最信奉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’。你要告诉我一个理论正不正确、是不是真理,就要看实践能不能验证。”现实给了响亮的回答。刚毕业留在中科院物理所工作时,科研环境、工资待遇和国外差了一大截,身边的人纷纷想出国。“哪怕做不了科研,拿几,攒点钱也好”;如今,何珂的实验室不比任何一个世界先进实验室条件差,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更好,一个个世界级的科研成果也由此诞生。“国家对基础研究、对人才太重视了!经济、文化、科技……几乎每个方面都取得了奇迹般的成就。这让我从内心深处认同中国道、认同党的领导。” 信仰的种子,播撒在贾怡昌的留美岁月中。“我2007年出国,2013年回国。出国时有种论调,‘中国经济就要垮台了’。但事实证明,天的中国,拥有任何国家都不可比拟的强大活力。如果没有一个强大务实而又与时俱进的政治体制,不可能取得这些奇迹。”“忙,大家都,而且会越来越忙。”入党前,王新泉也有疑虑,怕耽误科研。可参加了几次系里的民主生活会后,疑虑打消了。“原来一听入党、开会,觉得没自由、约束多。置身其中,才能理解这个优秀集体在调动每个人的能动性。我希望成为这个庞大‘机器’的小小‘螺丝钉’。”不信不,先信后入,真信真入,入了就撸起袖子加油干。这些“学术牛人”说,入党,没有功利的计算,全凭初心的萌动。他们为祖国的飞速发展惊叹;他们坚信“真想做出点事情,祖国就是天堂”;他们更对自己正亲身参与的伟大事业充满自豪——“既然都回来了,为什么不选择一优秀的集体,一起做点事?”“我不愿只做一名‘旁观者’,我迫切想加入实现这一伟大愿景的行列中。”这是沈渊的告白,也是这群“最强大脑”们的共同心声。 02“共产党是先进科学家的光荣归宿” 从嘉兴南湖红船上寻找光明的摆渡人,到驾驭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领航者,一面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,激励、召唤着亿万人民生死相随。这其中,从来不乏先进知识分子的身影。因为信仰,原本生活优裕的大学教授李大钊在绞刑台高呼“共产党万岁”英勇就义;因为信, 留美博士邓稼先隐姓埋名28年,为大国尊严倾尽毕生心血;同样因为信仰,植物学家钟扬在雪域高原跋涉50多万公里,为国家和人类储下丰富的基因宝藏…… 今天,中国大学正行进在冲击“双一流”的征程上。有人关注大学排名,有人重视发有影响力的论文, 也有人把目标瞄准了诺贝尔奖。但在清华,让高知识群体汇聚在信仰的旗帜下却成为重要一环。 清华校刊《新清华》记载了这样一段往事。1952年,为办好社会主义大学,时任清华校长蒋南翔提出“共产党是先进科学家的光荣归”等主张,号召既帮助非党员的教授、副教授提高思想觉悟和政治水平,又帮助中青年教师党员提高学术水平,使新老教师沿着“又红又专的方向提高成长,实现“会师”。他还亲自介绍著名机械工程学家、65岁高龄的刘仙洲教授入党。 此后,一大批知名教授、专家纷纷入党。 信仰激荡下,一道道科学难题被攻克,一个个国家急需项目被完成,一面面鲜艳的党旗插上了科学的高峰——水利水电专家张光斗,195年5月入党,立志要“在把我国科学迅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事业中,锻炼自己成为红色的知识分子”;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吴良镛, 1960年5月入党, “我愿意为这人类最伟大的力量贡献出我的全部理想,不惜在必要时付出我的生命!”是他的誓言;建筑泰斗梁思成,1961年入党,“党有人类最崇高的理想……我越来越感到要为实现这个理想贡献出一份力量”成为他的自白;……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。今天,当接力棒交到新一代“最强大脑”的手上,信仰的力量依然动人心魄。“入党能带来什么?没有名,也有利。还多了不少‘额外’工作。”入党后,何珂承担了学院大科学平台的建设工作。任务千头万绪,占用了他大量的科研时间,可他却不为意。他“开始从更高的层面看待问题”。“没入党前觉得这都是‘杂事’。但现在我更希望的是做事。科学发展越来越讲求合作,如果每天想着这篇文章谁署第一作者,那一定成不了事。” 更重要的,是对他们科研方向的牵引。“科学家有祖国,科研方向的选择也是有标准的。”在沈渊看来,入党给他带来的最大的“好处”,是有了更清晰的标准,“在面临国家重大急需项目和商业收益更大的项目时,我一定会选择前者。” 03“点燃一盏灯,照亮一大片”从历史到现实,一代代爱国知识分子以青春和热血印证:当人生的选择被先进理论指引,当国家的前途、民族的命运压在肩头,成千上万个“最强大头脑”必将迸发出撼人心魄的力量。历史的车轮行至21世纪,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多地落在人才上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中国共产党历来高度重视知识分子。我国广大知识分子是社会的精英、国家的栋梁、人民的骄傲,也是国家的宝贵财富。”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要注重从产业工人、青年农民、高知识群体中和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、社会组织中发展党员。 近年来,随着各高校海归教师比例逐年升高, “本土”教师党员多、 海归教师党员少的态势日益显著。 来自清华的数据显示, 对比2000年, 该校新入职的教师中 拥有海外博士学位者从10%上升到45%, 中共党员比例从70%下降到50%。 少了血与火的洗礼, 多了不同观念的激荡交锋, 今天, 该如何加强对青年学术骨干的政治引领, 真正“点燃一盏灯,照亮一大片”? 一群“最强大脑”在不同领域叱咤风云,却在归国后做出同一个抉择! 清华大学成立“青年教师骨干领航工作站”,加强党外青年教师政治引领和政治吸纳 适合高知群体思辨性强的特点, 让有效的教育润物无声。 清华大学医学院咖啡吧, 雅致的书架倚墙而立, 《摆脱贫困》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等书籍摆放其上。 另一侧, 是学院首届科学作品大赛的展区, 用磁共振技术拍摄的人体主动脉血流图像、 偏肺病毒的显微图片一字排开—— 思想之光与科学之美, 在这里相映生辉。 “书由党委委员推荐,半个月更换一次。” 清华医学院党委书记洪波介绍, 书的特点有三: 一是理论逻辑性强,符合高知群体的阅读习惯; 二是一定有马列经典著作,正本清源; 三是一定有关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书,涵育自信。 “老师等咖啡、喝咖啡时随手翻翻、甚至借回去, 潜移默化的熏陶就形成了。” 补齐高知识群体不熟悉国情的“短板”, 呈现一个真实的中国。 在清华, 每年都会精心组织、设计 多次针对高知识群体的国情教育, 正是在参加完党外学术骨干交流学习班后, 贾怡昌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 “高知识群体大多长期在国外生活, 少则五六年,多则十余年, 对国情了解并不深入。 但一旦了解, 就会被激发出极大的报国热情。” 洪波说, 每次实践归来, 都是老师们“交入党申请书最踊跃的时候”。 一群“最强大脑”在不同领域叱咤风云,却在归国后做出同一个抉择! 清华大学定期举办青年教师马克思主义理论研讨班 贴近高知识群体学术成长的实际需求, 将入党发展与学术培养紧密结合。 在清华经管学院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, 不管平时科研教学有多忙, 教师们都会参与每周二的午餐会。 “我们的午餐会是跟党支部生活结合起来的。 老师会交流最近在工作、生活上的困惑与挑战, 其他老师会帮助分析。 餐后则根据专业方向、结合时事热点, 进行理论学习。 在这个过程中, 我们与党组织贴得更近了, 凝聚力也更强了。” 该系助理教授张佳音说。 精心设计、主动上门, 绵绵用力、久久为功。 清华经验告诉我们, 并非每个共产党员, 都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。 很多时候, 信仰是主体选择的结果, 也离不开客观环境的涵育。 04 “做‘又红又专’的引路人” 卯定了精神坐标, 每一位加入党组织的“最强大脑”都有了新的变化。 来自清华的数据显示, 目前, 该校两院院士中党员比例为72%, 国家级教学名师中党员比例为80%, 国家科技三大奖中获奖者中党员比例为72%。 更多的变化闪现在工作、生活的细微之处。 有一次, 在王新泉和父亲、弟弟的微信小群里, 弟弟因为工作琐事发了几句牢骚。 “搁在以前我一定觉得‘无所谓’”, 但如今, “原本全家最不关心政治”的他 竟“‘义正言辞’地教育了弟弟”; 甚至连他最近的枕边读物, 也从原来的专业书换成了《抗美援朝战争史》。 急国家所急, 想国家所想, 将自身发展汇入国家与民族发展的复兴伟业中—— 尽管科研领域各不相同, 但在“中共党员”的共同称谓下, 这成为这群“最强大脑”们共同的人生信条。 除了把信仰的力量灌注到本职工作中, 他们更看重的, 还有如何让这种力量深刻地影响学生。 一群“最强大脑”在不同领域叱咤风云,却在归国后做出同一个抉择! 清华党委常务副书记姜胜耀带队,组织党外青年教师骨干赴古田会议会址参观学习 前不久, 贾怡昌“自掏腰包” 请实验室所有学生去看电影《无问西东》。 “人要有情怀,更要立志。 ‘扛起民族、国家的希望’并不是大话空话, 它就体现在一些最基本的东西里, 比如你每天8点来实验室、12点走, 扎实做好科研的每一步。 人的一生要过得有价值, 你总要用你的头脑去创造些什么。” “今天的学生, 一定要知道你选的专业、你从事的行业 对中国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, 在世界格局中的创新意义又是什么。” 何珂笑言, 原来和学生相处, 更多地把他们当成攻关“合作者”, 现在, 他想让他们能精心思考更多的东西, 比如科研到底是为了什么: “身处科学研究的黄金时代, 国家投了这么多的经费、给了这么好的条件, 不好好干对得起谁?” 入党半年后, 沈渊又接过了院系学生组长的担子。 这意味着, 在繁重的教学科研任务之余, 他将付出更多的心力, 也必将影响更多的青年。 “我见过许许多多聪明的人。 但最后他做了什么、又体现出多大的价值, 跟信仰密切相关。” 这位年轻的80后始终记得, 14年前, 在那个微风拂过的夏夜, 清华东主楼挤着七八个“学术大牛”的办公室里, 同样选择从美国归来的导师 在他的出国推荐信上写了这样一句话: “我们把最优秀的学生送出去, 总有一天,他会回来,做更大的贡献。” 这是信仰的力量, 更是信仰的传承。 他说,同样的场景下, 今天, 我也会发自内心地 为学生写下这样朴实却有力的寄语。 (责任编辑:宣传联络部)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版权声明
365bet官网是多少 版权所有2010-2020
增值电信业务(ICP,SP)经营许可证 | 京ICP备10218477号-1 |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309号